世子小龙虾网

小龙虾入侵中国失败,被吃到濒临灭绝?那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世子

不是,食客们吃的小龙虾是养殖的,在野外环境里小龙虾依旧在兴风作浪。

小龙虾,学名克氏原螯虾(Procambarus clarkii),2010年被列入《中国第二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小龙虾原产于北美洲,上世纪30年代引入国内,60年代开始被广泛食用,之后养殖热度不断上升,被引种到众多省份,无序养殖导致大量逃逸,80-90年代在野外大规模扩散,已经分布于全国20多个省市,南起海南岛,北到黑龙江,西至新疆,东达崇明岛,气候适宜的华东和华南地区尤为密集。小龙虾可抢夺本土物种的生存资源,危害土著物种。有研究发现,喜爱掘洞筑巢的习性对泥质堤坝具有一定的破坏作用,轻则导致灌溉用水流失,重则引发决堤洪涝等险情。

《克氏原螯虾在河蟹养殖中的危害与防治》:带入大量的病原菌,引起河蟹疾病的发生;与河蟹竞争栖息地;与河蟹争夺食物,加大养殖成本;残食蟹苗,降低河蟹存活率;威胁河蟹养殖池堤坝的安全。

《外来种克氏原螯虾的危害及其防治》:克氏原螯虾凶残贪食,浮游甲壳类如枝角类、桡足类及底栖动物如贝类、鰕虎鱼类、水生昆虫都是螯虾的摄食对象。螯虾所到之处造成当地物种难逃厄运,多样性大大降低。南京紫金山的琵琶湖曾一度是南京淡水丰年虫、鲎虫的栖息地,还有负子蝽、水虿等丰富的水生动物。自从克氏原螯虾沿着小溪大举入侵到这个池塘后,仅1年,淡水丰年虫和鲎虫便消失了。此外,克氏原螯虾的入侵也危害到两栖动物的生存。2004年,一条人工构筑的山涧小溪由明孝陵通向了琵琶湖,克氏原螯虾沿着这条小溪大举入侵到这个池塘,1年以内,这一带林蛙的数量锐减。2001-2003年我们在湖南省津市县毛里湖区调查发现,螯虾在当地的一些水域大量繁殖,吃掉苦草、菹草、黑藻等土著植物,使得以这些植物为饵料和栖息环境的斗鱼、鳑鲏、花丁鮈、鰕虎鱼等鱼类也消失了。

《桂林地区克氏原螯虾对泽蛙蝌蚪的捕食》:克氏原螯虾可直接捕食两栖类的卵和幼体,使其死亡率增加。如克氏原螯虾对美国加州南部山区肥渍螈卵和幼体的捕食,导致该地区肥渍螈种群下降;影响两栖类的幼体,使它们的活动减少, 微生境利用改变;通过对成体的攻击, 改变成体的繁殖行为来阻止其成功交配以及产卵;破坏水体中的水生植物,使两栖类的产卵场受到破坏;捕食水体中的大型无脊椎动物, 使其种群数量下降, 导致两栖类的食物减少。除对两栖类造成严重影响外, 克氏原螯虾还可对水稻、大型水生植物、软体动物、本地虾等造成严重危害, 降低当地的物种多样性。由于克氏原螯虾的适应能力强, 可利用的栖息地广, 因此控制其种群数量增长和扩散难度很大。鉴于克氏原螯虾为人们所喜食的食物, 因此可大力提倡人工捕捉, 同时严格控制人为因素造成的扩散, 严防克氏原螯虾入侵新的栖息地。

《克氏原螯虾的入侵生态学研究进展》:克氏原螯虾可携带一些其自身不受感染的病原微生物, 在其入侵新的水生系统时使本地水生动物受到感染 。研究发现, 克氏原螯虾是南美白对虾白斑综合症病毒的携带和传播者, 其所携带的病毒将会对淡水甲壳纲动物的生态体系构成潜在威胁。克氏原螯虾是真菌的传播媒介, 虽然克氏原螯虾是丝囊霉属的带菌者, 但由于其自身抗病性强, 并不受感染。克氏原螯虾作为病原菌和寄生蠕虫的中间宿主 ,其引入和扩散可能会给本地水生生物带来新的疾病。

《基于生态位模型的外来入侵种克氏原螯虾在中国的适生区预测》:克氏原螯虾繁殖能力强、生长迅速、适应性强、喜掘洞穴,对农作物、池埂及农田水利有一定破坏作用,降低入侵地区当地物种多样性,对当地生态系统造成严重危害。在当前气候条件下克氏原螯虾集中分布在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等长江沿岸地区,但在空间分布上有纬度方向上的扩散,也有向海拔较高地区迁移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