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小龙虾网

冬季怎么捕捉小龙虾?

世子

选择浅水、多草区域

  在选好的池塘、沟渠里面下网的时候,一定要选择水浅、水草相对密集的区域,因为这些区域里面龙虾密集度很高。

  (1)尽早取网

  在第二天取网的时候,不要起的太晚,建议天刚亮的时候就去,比如5点左右。要不然被起的更早的人“取走”的龙虾网具和“一夜战果”,实在划不来啊。

  (2)取龙虾的时候防止被蛰伤

  野生龙虾都长有粗大的螯,也就是俗说的“大钳子”,和螃蟹一样的厉害。所以你在取下捕获的龙虾的时候,千万要注意,避开“大钳子”,以防被蛰伤。用手拿住龙虾的触须,提起来就可以了。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那些年穷,那天和父亲去找三姨借钱,三姨脸色阴沉,炖了牛肉不端上来,却在临走时拿出一串腊老鼠肉给父亲:“这东西我们吃不惯,你们拿回去吃,人穷就别装大尾巴鹰。”父亲接过腊老鼠肉,弯着腰陪着笑,那卑微的一幕如针扎般刺痛我的神经,随后发生的一连串恶心事情改变了我的一生。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那年再读一年就要参加高考了,但是父亲再也拿不出钱给我交学费了,临开学的前一个月每天夜里父亲常独自一人待在院子里抽着水烟,一坐就是坐到后半夜,我不敢上前,我担心我把打算退学的想法说出去,加重他的愧疚,我只能在院子的另一角陪着他待着,夜色下我才发现,父亲的背影已经驼了,弯得如同一张弓。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01.三姨把父亲臭骂一顿,临走时塞给父亲一串腊老鼠肉,说:“听说你们常吃这个,我吃不惯,你们拿走,这么穷了就别装大尾巴鹰。”那天晚上我对父亲说,要不别读了吧,出去找份工作补贴家用,让妹妹读完高中就好了,父亲却说:“咱除了考到大学才有出路,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第二天父亲把家里仅有的一只老母鸡装笼子里就要出门,说去找县里的三姨,我说要跟他一起去吧,他说好。三姨的田地比我们家多,经济条件比我们好很多,一直以来我们都没少麻烦她,只是最近两年对我们越来越冷淡,甚至厌烦。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快到了三姨家门口,大老远就闻到三姨炖的牛肉味道,我们起码三个月没吃肉了,我忍不住地咽了把口水,三姨看到我们来了,脸色就沉了下来,父亲说明了来意,三姨头都不抬就说:“你们来就不会有什么好事。”我听着特别的刺耳,心里有气,转头看到父亲却脸色一直都堆着笑,我只好忍着。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我和父亲就在门外面站着,她在晾着衣服边顾着唠唠叨叨,也不让我们进门,老半天了才瞪了我们一眼说:“进来吧,杵在那木桩子似的。”我们进门后让我们自己呆客厅里就不管了,水都没给我们喝,说三姨夫中午才回来,说完就自己忙去了。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中午三姨夫刚回来,三姨就把他拉进了房间,两人在里面时有争吵像不怎么愉快,一会三姨夫出来了,招呼我和父亲说先吃了午饭再回去吧。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午饭的时候,三姨端了一盘青菜,一盘豆腐还有一盘萝卜干上来,那5岁的儿子不乐意了,闹着要吃肉,三姨夫也觉得不合适,他对三姨说:“不是做了炖肉吗?端上来吧。”三姨却像吃了火药似的怒了:“那是晚上等别人过来再吃的,人家对咱这么重要,能怠慢吗?就想着自己吃,没脑子呀?”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这话听着特别难听,这不是变着法子在骂我们吗?这还看客上菜呢?当时年轻,不懂人情世故,只觉得她对父亲不敬,心里就有火。

你见过最恶心的亲戚有多恶心?

三姨夫看了看父亲,脸上有点挂不住,他为难地说:“没想到你们来,肉炖少了,那头来的人咱有事求人家。”父亲忙说:“这有啥呀,咱是自己人哪来这么讲究,随意就行,可不能把重要的事情耽搁了。”三姨夫才顺着下了台阶,赶紧给父亲盛了碗汤。

吃完午饭后,三姨夫进屋子里倒腾了一会拿了800元给到父亲,他说实在没钱借了,只有这么多了,父亲连声道谢接过钱默默装进了口袋。

这时三姨拎了一串腊干的大老鼠出来,足足有30来只,她说:“听说你们平时常逮了吃,我吃不惯这些,你们拿回去,都穷得掀不开锅了,就别嫌弃装大尾巴鹰。”

父亲赶紧接过老鼠干,弯着腰不断道谢,看着他那那低姿态我心里特别难受,要不是为了我父亲何必这么卑微。

回去的路上我一肚子火忍不住,对父亲说:“宁愿给外人也不舍得给我们肉吃,就给这老鼠肉,分明是嫌我们穷,看不起我们,说话那么难听太过分了。”

父亲却说:“三姨刀子嘴豆腐心,现在除了她家愿意帮我们,其他人都躲着咱,咱要记住三姨的好。”

多年以后,在外摸爬滚打,挨打多了,知好歹了才明白父亲这句话的含义。

02.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晚,父亲却在后院抽了一晚上的水烟,一纸通知书成了父亲最沉重的负担,找三姨借学费,她要算利息。高考成绩下来了,多年的努力有了回报,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父亲拿着那张通知书,手都在抖,嘴里不断地念叨:“好了,好了,这下好了。”母亲也高兴地在厨房捣鼓,说要做多个菜,要把家里那最肥的大公鸡杀了,父亲赶紧阻止,说它另有用场,母亲就换成了一盘老鼠肉。

那天吃饭的时候,父亲和母亲满脸都是红光,父亲把放了好久的半瓶米酒满上一杯慢慢的品,嘴角扬着笑,母亲说他那样子就像100年没喝过似的,父亲说:“咱娃有出息,咱家有盼头了。”母亲听着也乐。

半夜起来却看到父亲和母亲还在后院里待着,父亲默默蹲地上一直抽着水烟,母亲坐在小板凳上叹气。我知道那一纸通知书成了他们最重的负担。

第二天天一亮父亲又把那只大公鸡塞进了笼子里,叫上我一起到三姨家,说实话我真的不愿意再去三姨家,却没有任何办法。

刚到三姨家,三姨看到父亲手里的大公鸡,就知道我们的来意,没好气地让我们进了门,三姨夫也在,父亲拿出那通知书打开给他们看:“这是咱娃的大学通知书,以后有希望了,钱也能还上。”

三姨在一旁说:“能还上也不知道多少年后的事情,钱都不值钱了,这钱可以借,但要算利息,写借条。”父亲听了沉默了半响,看三姨夫在一旁头都没抬一下,父亲说那就算利息吧。

随后三姨夫写好借条,画押,把1500元给到了父亲,三姨在一旁继续唠叨,之前没还的就不算我们的利息了,但麻烦我们别这么折腾,锅都掀不开了,说读这样的书有啥出息,家不像家的,父亲一直陪着笑不搭话。

03.三姨拿出一堆旧衣服给我,嘴里不饶人:“能穿就别浪费,你们这情况还有资格挑三拣四吗?”要走的时候,三姨的小儿子又哭闹起来要吃饭,三姨问我们:“你们要留下来吃饭吗?还没有煮饭呢。”

父亲忙说:“不了,不了,家里还有些事要赶着回去呢。”说着要把那公鸡搁到三姨院子里,三姨叫父亲拿回去,别老来这一套,父亲坚决要给:“这个真的拿着,要不咱过意不去。”

三姨没再说啥,却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叫等她一会就进屋子倒腾了半响,拿了一袋子旧衣服出来塞给我:“看你这穿的跟要饭似的,上大学要穿好点,这是你哥穿不上了的,你拿去穿,都掀不开锅了,别嫌。”

那一会我觉得脸上像火烧一样的烫,父亲在一旁叫我赶紧谢谢三姨,我正要开口三姨却回屋去了,还撂下一句话:“行了,你们要是下次来能是别的事情我就烧高香了。”

回来的路上我对父亲说:“他们借钱给我们算了利息,那我为啥还给他们?三姨还说那么难听的话,都不是诚心借的。”

父亲说:“我们麻烦他们还少吗?现在是我们欠他们的,以后都要还的,要是你觉得丢了脸面,那就都挣回来。”

报到那天父亲非要亲自把我送到大学,咱父子大包小包地走进校门,本来以为如同逃荒一样的装束会引来异样的眼光,却意外地发现一路上有许多同样如同逃荒般的同学和父母走进校门,父亲在一旁对他们友好的笑,他们也对父亲友好的笑,他们都藏不住脸上的喜悦和希望,腰杆都特别的直。

4.那个月汇了300元回家里,父亲在电话那头将信将疑,声音颤抖:“这钱是借的吗?才上大学咋能挣钱了?”我说:“是挣的,咱能挣钱了。”父亲那头像有抽鼻子的动静,他半天重复一句话:“上大学就能挣钱了,那就好,那就好。。。”从来就没有见过大城市的我,和同学在城里转了一圈下来,被外面的物价吓了一跳,咱室友6个人几乎是清一色的穷苦孩子,省吃俭用习惯了,什么咖啡馆,麦当劳,肯德基,见都不敢进去,逛了一天下来,大伙每人就在街上每人人买了个大馒头就一瓶自带的白开水啃了起来,2元一碗的肉汤面都不舍得偿偿。

晚上睡下,摸摸贴身口袋里的300元,这可是借的钱,心里就有点慌,万一家里没钱了,连伙食问题都解决不了咋办?实在不愿意父亲再去借钱,想着三姨那刀子一样伤人的话,心里就不好受。

学校饭堂的伙食很丰富,有菜有肉有面食,还有红烧肉,但只能看着直咽口水,一个月都不舍得吃上一回,食堂里的肉汤面是最便宜的,1.5元就能有一大碗,为了省点钱,我几乎都是吃汤面,就是不顶饿,总是没到饭点就饿得直冒冷汗。为了别在半夜里饿醒,都等到过了饭点到了晚上七八点才去打饭,这时经常会剩下不少菜,有时还会有肉,饭堂阿姨也心疼咱这几个苦孩子,她们从来不问我们为啥不吃饭,却会有意无意地把份量加大,往里放多点肉,递给我们,脸上堆着笑,特别的亲切,每次看到他们往里加份量,心里就暖暖的。

多年以后回到学校,以前给咱加肉的一个阿姨还在,我问她:“阿姨,还记得我吗?那时吃不上肉,你经常给我加肉的。”她把我打量了大半天,笑眯眯地说:“不记得了,我给太多吃不上肉的孩子加肉了。”

“但我们都记得你。”我说。

2个月后,妹妹打了电话过来,带着哭腔,说母亲的病又犯了,去找三姨借钱看病,又被三姨骂了一通,好不容易借了50元,她担忧的问我:“哥,你还有钱吃饭吗?爸说实在不行,想让我回家。”我心里着急难受,一狠心说:“我有钱呢,没事。”实际口袋也快没钱了。

回到宿舍,摸着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心里就慌,大家伙凑在一块想办法,要不咋出去打工吧?可是啥不会咋办呢?

幸好遇到了一个学长,他说可以介绍我们到外面的饭店送盒饭去,送一份能挣5毛钱,一天下来也不少钱,还能免费吃一顿饭,就是有点辛苦。听到有活干能挣钱,哪里还会挑三拣四的,第二天我们就都跑去兼职送盒饭去了。

一个月后,我给家里寄了300元,父亲在电话那头不相信,他问我:“这钱不是找人借的?都是自己挣的?上大学就能挣钱了?” 我说:“是咱挣的,上大学就可以挣钱了。”父亲那头像有抽鼻子的动静,他半天重复一句话:“上大学就能挣钱了,那就好,那就好。”

从此我们除了送盒饭,还做了很多兼职工作,端盘子,派传单,到货运市场做搬运工,到工地拉砖石木材,兼职业务,只要能挣钱,啥活都干,我们从来不参加学校的任何没有意义的社团,心里只想着家里的父母能别这么累,否则心里就难受。

我们白天上半天课,下午就外出工作,直接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还要挑灯苦读,功课不能落下,虽然很累却很踏实,觉得日子有盼头,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后来钱越赚越多,每个月都给家里寄钱,一次比一次多,有一回父亲说:“还了一部份钱给你三姨了,她夸你有本事了。”电话这头都能听出父亲的得意。

咱给妹妹打电话:“哥能挣钱,你的学费我也能挣。”她听了,在电话那头一会哭一会笑的。

05.上天总是眷顾有心人,妹妹终于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她哭得哗哗的,要我抱着她转了几个圈才停下来,她说:“学费咱也自己挣。”毕业多年后,我和妹妹都有了自己的事业,第一次开车去三姨家,三姨把家里最肥的鸡杀了,炖了她最拿手的炖牛肉,三姨夫亲手给父亲倒了满满的一杯酒,一家人脸上都堆满了笑,父亲说咱不在家里时候,有什么事情三姨他们经常过来,帮了不少忙。

三姨变了许多,她一边给我和妹妹夹肉,一边说我和妹妹都瘦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她特别亲切,心里就暖暖的。

我夹了块炖牛肉往嘴里塞,那味道还是那味道,一点没变,我说真好吃,三姨说:“好吃就多吃点,以前穷,都舍不得给你们做了吃。”我感觉到她有些许愧疚。

我说:“要是以前嘴馋,那三姨就不好找人凑钱给我们上学了,三姨的好咱一直记着。”三姨听了,抹了把脸笑了,她说:“兄妹俩咋都这么懂事呢?”

[玫瑰]@七月心理情感驿站[玫瑰]总结:

曾经有人说,当初三姨说话夹棍带棒的,碾压父亲和自己的尊严,就没有怨吗?当初她借钱算利息,不觉得不通人情,人情淡薄吗?在外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才懂了人情世故,知冷暖;挨过打挨过骂,才懂善恶,知好歹,当初的自以为是都是鼠目寸光。

回想起有求于三姨一家的那段日子,那时面对三姨的“刻薄”我深恶痛绝而看不清事实的真相心感内疚,俗话说“久住令人嫌,频来亲也疏。”再亲的关系,缺乏分寸和尺度,过度地挤压他人的时间和空间,时间长了也会给他人制造不便和困扰,但因为贫穷限制了我的思维和格局,只看到自己的难处,却看不到给对方制造了不应该由对方承担的困扰和压力,反而埋怨人情凉薄。

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穷了心智,穷了认知,因此激发原始自私索取的欲望,当这种生存本能占据了思维意识的主导,便会滋生人性的恶,如自私和贪婪,而拒绝向善,甚至滋生“升米恩,斗米仇”的邪念,正应了“穷生奸计,富长良心”的老话。

都说“有茶有酒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一个人只有落难的时候,才能看清身边的是人还是鬼,当我们走遍了亲朋好友,除了三姨,却没有一人向我们伸出援手,这份情,是我们永远也还不清的,成大事者,又为何困于小枝小节,仅仅因为说话不中听,而看不清轻重,看不清大局?

在人际交往中,本质上都是利益的交换关系,区别只在于他是强调物质方面的索取,还是精神层面的需要,人都是趋利而避害的,每一个人都拒绝阴薶而向往阳光,这是每一个人的本性。

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义务为我们承担压力,如非有这一份亲情在,大可不必为了我们而给自己添加麻烦,但她却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们,她的唠叨仅仅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无奈,而我却被自己的狭隘认知蒙蔽了心智,偏离了正轨。

三姨对我们只有感恩,她的“刀子嘴豆腐”彰显了她的善良,当我们记住她的好,一切都变得温暖起来。

一个人为什么会活得那么累,因为他的认知偏于一隅,坐在井里只看到天上一块疤,高度不够,认知限于睚眦必报的狭隘,看到的都是问题;格局太小,看不全大局,纠结于鸡毛蒜皮。

一个人物质的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层面的贫穷,穷了认知,穷了气度,穷了格局,丢了脸面,淡了人情,导致一切正面能力都无法靠近,你的人生也只有陷入死胡同里,没了出路。